离歌不再悲尼果

白黑狼夏安兵党!痴呆不要太严重啊!深井冰一只,拒绝脱团让我出家!
希望可以在哪里寻找到一处可以休息喘气的地方,是这里么?

【朱修】捉迷藏

搬旧文,貌似是去年生贺,记得是接龙文的小短篇

全篇是以朱雀视角的独白,不喜误入·           u ·


设定是朱雀在鲁鲁死后得到了某个神秘的讯息,靠着线索和本能,按照鲁鲁雷达的提示音寻找灰暗人生的光明点,是个很和谐很正能量的角度【滚

——————————————————————————————————————

——来找我吧,我在未来等你。



梦境中的黑暗,犹如释放着零度下结冰的寒气,我只能靠下意识得寻找能带来一丝温暖的存在,渐渐从意识中传来柔波般的暖光,那是十五年来,唯一一封来自你的亲笔留言。信笺本身被锁在白羊宫ZERO的寝宫之中,等同于国家级情报的高度机密。可以看得出信纸是高材质的牛皮纸所制,用手轻轻抚弄边角甚至可以生出微微泛了黄的错觉。你隽秀的字体像是在跳舞的丝带,明明是日文却还划出了自然的勾尾,淡香的墨味隐隐钻入嗅觉中,张开嘴露出一点舌尖便能舔触到疑似鲁鲁修的味道,这时候僵冷的周身便渐渐自舌尖得到了热量的充斥,像接吻般……
呐,鲁鲁修,我依旧可以如此真实得感受到你……


“各位旅客,谢谢您乘坐这次航班,本机将在三十分钟后于柏林机场降落,请各位旅客做好准备,祝您有一段愉快的旅程,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空姐甜美冷清的声音无情得打扰了我和你的温存,我只能强打精神,努力睁开眼睛,打开窗户上的隔板望向外面的云海,天空很蓝,尽管从这个狭小的空间看过去还不能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触。收回迟钝的眼神,我摘下浅紫色的墨镜,接过空姐送来的湿热的毛巾,擦了擦脸,清醒了一些,不过你貌似还睡在我的意识中嚅嗫着,忍不住露出微笑的我在那个虚无的空间里轻拍着你的背,抚摸你的黑丝,把你哄睡,让你安稳得沉眠在我的内心深处。

彻底清醒的我随手拿起一份报纸,扫过德国经济改革的头条新闻,这是前几日德国的政界开始就经济萧条等社会问题展开的一系列的整顿……嘛,怎样都好,其实这种小问题最终将会被合众国所协助、调节或者压制,这取决于德国的上层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如今的合众国早已在当年ZERO威风的演出下稳定得掌控住世界,没有露出一丝可以被人攻击的盲点,虽然在不久的将来便会变成威胁新世界的最大危险,不过到时候你会出现吧,重新来一场惊动全人类的视觉盛宴。

如今的社会又安稳又和睦,我来德国的目的是寻找你,这是你第二次给我传来讯息。第一次是维也纳,四年前,你向我的私人手机中传来一组民歌的歌词,顺着这个线索我追了过去,不过因为情报流通太闭塞和截止到期的时间,我没有找到你,天知道我孤单在河畔扔石子时你在哪栋房子里玩着养成游戏。如你所愿,我把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民众的怨声也带回了不列颠本国的政府会议桌上,激昂的战斗序曲终于还是在关键的时刻停下了演奏,狂热的民族得到了安抚和保证,最终ZERO再一次显露出过人的决断,阻止了这场可能会燃起星星之火的内战的爆发,EU腐烂的根部在不知不觉中消亡成过去,新的民主政权在国民的支持下迅速得成长,想来不久民众便可以过上安定的日子。

我下了飞机,深呼一口不一样的空气,这里细雨霏霏,些微冷冽的气息瞬间填充进温热的肺部,两股气温的碰撞带来剧烈的冲击,就像当时收到你信息时我的反应。这次是柏林,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对这个严肃的异国他乡那么执着,或者你的目的就在于此么,让我全面得看清这个曾残存着高度法西斯政权的国家的全部风貌。你啊,像是在讽刺我一般啊,明明最后看着恶德皇帝孑然一身的背影的就是我……

收起思绪,我打了一辆的士前往我的住址。那是在城市的边角处坐落的一栋带着别院的小别墅,周围都是中产阶级的住宅区,街道很干净,偶有飞落在地的小麻雀在啄食掉在长椅下的面包渣,道路被丰茂的树群所包围笼罩,我拖着行李箱目不斜视得通向我的住所,这时还是清晨,世界安静得可怕,我也不明白,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为什么会使我周身的神经像是被上紧的发条一样,甚至我的呼吸声都被无限放大,混着心脏搏动着的一声声,像是来自神祗的预兆……
……会是你吗……

我停下来等待风吹过一个璇子,世界安静了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小小的失望总会的,我自嘲得摇摇头,眼角不经意得扫过身边的小公园,看到一个正在捧着书朗读的孩子。

那一刻,我只想逃命一样得离开,但是浑身的血液早已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无情得禁锢住,移不开眼神,挪不动脚步,因为我仿佛看到了你,看到了九岁的你,打散在额头的刘海,过耳的黑色鬓长,紫色的眸子柔柔得闪着光亮,沉浸在手里捧的那本小说中,像完全不知纷扰的天使般恬静。

突然,他像感觉到什么一样,抬眼望向我这边。一瞬间,我感受到了窒息的痛苦,心脏以及脏器像是被抽光了氧气,蜷缩得挣扎着。我死死得盯着他,他也遥遥得望着我。

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开始蹦出的一点惊讶,接下来就是安定、好奇和惊觉,那是一个很有家教的孩子,发觉自己对陌生路人有太多的关注而失礼了吧,他慌张得合上书,对我点点头,便快步跑开了。

我失魂落魄得推开栅栏门,跌撞进这栋冰冷的建筑物,狠狠把自己摔进卧室的大床中,太多的疑问和震惊,过去的种种都浮现在我的脑海,像燃烧着的火海,热浪熏烤着思绪,亦真亦幻得已经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回忆起我怀中的你淌着大片的鲜血,但是我的手中却没有流失掉你温度的记忆,你还活着,你会活着,你将永恒得活下去。我记得你脖颈处的CODE印记鲜活得启动了永生的开关,最后你胸口甚至连一丝剑痕都没有留下。
你说过能杀死你的只有我,我们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事与愿违,你并没有完全属于我,而约定依旧有效,于是你留下一封信,说在未来等着我,等我追过去,等我找到你,等我们可以在最佳的时间用微笑去迎接对方。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一直是这么相信着的,我相信C.C会找到唤醒你的办法,我亲手将你抱进马车中,看你沉睡的脸平静得陷入软垫中,我吻了你的手背,为你献上了最后的吻手礼,手心的热度就像支撑我走下去的烈焰,在我心中燃燃不息。

我设想过无数我们相见的场面,严肃的、欢乐的、温馨的、歇斯底里的……我放任自己跌入有你的世界,一想到你和我在同一片蓝天下过活着,就会无比的安定。在不知不觉中你早已成为平静我内心疯狂的力量,你留下的一行字将我从绝望和焦灼中拯救出来,我将它奉为信条,我甚至很享受你与我展开的这个游戏,但是……

一切就在刚才被颠覆了,不止是相同的相貌,还有那份优雅的气质,除了没有满身的恨意,就像多少年前在那个仓库旁的大树下,娜娜莉枕着你的腿睡得香甜,你捧着一本书等着我练习完来找你,我们咬着耳朵想着傍晚的探险计划,你身后藏着的花篮里还有给我留下的小糕点或者大苹果,性格傲娇总是等我自己发现问你要,最后别扭得推出来放在我手里,躲开眼神接触的一瞬是那么可爱,就像今日移开目光点头而过的那个孩子,脸上也漂过同一抹害羞。

那分明就是你。

我会把你看错吗……

一个人无穷尽得翻检着自己的过去,努力把他们有秩序得安排在一起,哪里漏掉了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尽量把纯粹的幻想剔除掉,与现实紧紧得结合在一起,把所有乖张的希望都与生活撇清干系……

我突然惊醒了,自从十五年前你被带走,我便再没有你的一丝音信,我又是从哪里得来的自信,可以认定那段民歌就是你发来的呢,是那封信……那封信让我迈开了走向未来的步伐,是娜娜莉毫不吝啬展露的微笑,是杰雷米亚偶尔传来关于C.C的消息,让我以为你在,让我以为我们一直在一起。

这样的认知一边打击着我疲惫的内心,但是住在附近不远处的那个孩子又成为了我新的动力,无论是什么结果,我已经把自己锁在房子里两天半了,这个时间点的确认还是靠塞进邮箱中的旧报纸,手机不止早已停机,甚至在我为了让自己清醒一些,没有脱掉衣服便冲凉水澡而报废在浴缸中。我迅速得打开电脑给基诺回信,表示一切安好没有意外发生。并无视掉他夸张的颜文字质问。

我努力振作起来,尽管还是有点晕晕沉沉,但这只是我内心虚弱的表现,我迷失在选择的岔路口,你在哪边,你在哪里,你还在吗?你躲藏得身形太过敏捷,以致于我在人影中看花了眼。但这一定便是宿命,无论你苦尝了什么样的命运,终将和我的轨迹相交集。
我追,你跑,这场捉迷藏的游戏,注定在没有结果前不会轻易结束。


推开厚重的木门,瞬间落入蓝天的世界中,这里一如传闻中一般,天蓝得让你相信上帝。漫步渡到那个小公园中,坐在舒适的长椅上,抬起手挠挠一头的卷发,一如少年时羞赧的等你来整理,听你说我一声“体力笨蛋”,尽管还有太多不解和疑问,但此时此刻,我安然得坐在异国他乡的树荫里等着你渐渐对我展露音容笑貌,我等待着,等待着,觉得就这样等待,也很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话题是永远在一起,虽然他们一直没有在一起,但是可以相信着和对方在一起,并将来总会在一起,我个人是很喜欢朱雀过这种蛮有盼头的鳏夫日子的吧~【才没】
我不是雀黑,但是是朱雀后妈,本来想让朱雀这个大笨蛋尝尝无法重来的错误决定带给他终生的悔恨,不过在刚一开始敲字时又改变了设定【所以其实我是朱雀亲妈吧!!!】……
忍不住想要让他和他重新拥有机会,忍不住想让最该有资格得到幸福的人幸福,这才是温柔的世界吧,可以得到重生得到一段新的旅程……祝你生日快乐,朱雀,祝你们幸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君—————————————————————————

总会让我安定下来的白黑,我希望可以爱你俩一辈子。

评论

热度(15)